刘宝柱表示,增加综合抵免法后,低税国的抵免余额可以调剂给高税国使用,高税国超过抵免限额的部分也可以得到抵免,使得企业的抵免更加充分,有效降低企业境外所得总体税收负担。同时,相对于单一分国不分项的抵免方法,企业计算境外所得抵免限额的复杂性和工作量大大降低,企业税法遵从度也会得到相应提高。与此同时,增加间接抵免层级也更加契合企业的实际情况,使得企业抵免更加充分,有利于更好地鼓励中国企业“走出去”。

秦效书是北京的一名闪送员。“闪送按照订单多劳多得,虽然辛苦,收入是很可观的。我刚开始加入闪送时每月收入在6000元左右,加入两年多,随着业务的熟练现在月入过万元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