价值投资者总是忍不住过早抄底,李大霄也是自2015年8月就提出了婴儿底,此后经历了长达3年多横盘和下跌,李大霄也背负了巨大压力。但实际上,当前诸多蓝筹股的股价已在当年之上。

与此同时,刘士余监管的触角还伸向了市场中介和从业人员。2018年,证监会查处中介机构违法类案件13起、查处从业人员违法违规案件24起。